当前位置:新长福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健康王宇歌:艾滋病疫苗距离成功还很远,今天刷屏那个新闻夸张了
王宇歌:艾滋病疫苗距离成功还很远,今天刷屏那个新闻夸张了
2023-01-25

8 月 9 日《北京日报》报道了一则 HIV 疫苗的新闻,该新闻引起了广泛关注和转发。

事实上,这则新闻来源于 7 月 24 日在国际艾滋病协会年会(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IAS 2017)一个制药公司的口头报道(oral presentation)。

报告讲的是什么?

报告主要是讲一种艾滋病疫苗临床试验的进展。

这个临床试验的叫 AppROACH,所在的研究期属于药物研发期的 1 / 2a 2 期。但没有给予结论或关键数据。

AppROACH 研究所应用的候选疫苗具有一定创新性,它选取了「嵌合疫苗」策略(Mosaic-based vaccines),浅白地说,即几种疫苗掺和在一起。

这个疫苗初次免疫采取由美国波士顿 BIDMC 医学中心 DanBarouch 博士开发的腺病毒载体 Ad26 3,4,并应用分子克隆技术在 Ad26 载体中插入 11 种不同的基因,这些基因,包括了全世界主要流行的 HIV-1 亚型的关键结构基因 gag-pol 和膜蛋白基因 env。

这样的载体,目前已经由制药公司商业化生产后形成专利产品(AdVac㒼/span>)。

AppROACH 研究是一个多中心、随机、对照、双盲临床 1 / 2a 期合并临床试验,一共在美国、卢旺达、乌干达、南非、泰国招募了 393 名受试者,主要目的是测试疫苗的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

该研究在给予受试者两次 AdVac㒠初次免疫后,给予了 HIV-1 C 亚型膜蛋白胞外域 gp140 进行加强(和/或 AdVac㒼/span>,并给予铝佐剂)。

国内报道存在误解

这个消息其实在 NIH 和 英国报刊 The Telegraph 上均有刊发,但均采用较为中立客观的报道形式,比如 J&J moves one step closer to a potential vaccine for HIV(向成为有潜力的 HIV 疫苗迈进一小步)。

↑↑↑

The Telegraph 报道的标题

vs

国内媒体报道的标题

↓↓↓

目前报道关于该研究的误解有两点:

第一,目前 AppROACH 研究的临床终点数据还没有被披露,该疫苗的有效性「能预防性降低 HIV 暴露后感染率 94%;在 6 次病毒暴露后,能够实现 66% 的彻底保护」这一结果并不是 AppROACH 的临床试验结果,而是之前 Barouch 博士在恒河猴上进行的「临床前」研究结果。

而 HIV 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的保护力则需要在疫苗临床试验全部完成,甚至完成数年后才能获悉。

第二,该临床试验在给予受试者第三次注射后,在部分试验翼(research arm)诱导了 100% 的抗体反应。

这里需要指出两点。

首先,杨森制药公司并没有公布具体的临床试验分组细节,所以不知道是哪一试验翼,其疫苗免疫策略和该试验翼受试者人数更不得而知;

其次,基于其基本免疫策略给予 HIV-1 C gp140 加强,gp140加强这种免疫方法较容易在实验动物和人体内诱导出 HIV 抗体,但 HIV疫苗的目的是诱导出具有保护力的抗体,尤其是针对 HIV 的特异性中和抗体。

但杨森制药公司披露的部分前期结果中并没有给予所诱导抗体的中和活性、抗体的广谱性的结果。

新药上市的一般流程

目前该疫苗 2a 期研究已结束(受试者免疫过程及 12 个月免疫后随访已完成),其安全性、耐受性和免疫原性数据尚待公布,但值得期待的是,强生公司已决定尽快开展着重评价其有效性的 2b 研究。并已计划2017 年底及 2018 年在南非率先开展相应的临床试验。

HIV 疫苗研发的十年起伏

HIV 疫苗研究在过去的 10 年经历了诸多起伏。

采取同类型载体,腺病毒载体的著名临床试验 Merck Ad5 5 及 HVTN 505 6 相继在 2007 年和 2013 年报道失败,并给 HIV 疫苗研究领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然而,科学家努力的脚步并没有停滞。

2009 年,由美国国防部和泰国政府联合开展的 RV144 HIV 疫苗试验在 3 期临床终点获得了 31%的保护力,接近成功。

而随着 HIV 膜蛋白三聚体 SOSIP 的解析和蛋白质工程技术的发展,诸多良好的候选疫苗浮出水面,Mascola 和 Burton 在今年相继报道了在恒河猴体内诱导出中和抗体的喜人结果。

HIV 疫苗研究的道路虽然曲折,但这个过程为免疫学、生物制剂改造、临床试验开发、临床统计学、乃至整个预防医学领域带来了诸多经验,更为现代转化医学赋予了深刻的内涵。